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名誉理事长曲格平:我从未感到自己是个环保功臣
                          标签:
                          公益人物  
                          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名誉理事长曲格平:我从未感到自己是个环保功臣
                          提要
                          曲格平虚岁九十了,身边的人都叫他“老头儿”。他不习惯也不?#19981;?#21035;人称他“中国环保之父?#20445;?#20182;觉得这个称呼应该授予周恩来总理,周总理开启了中国环保之路,而自己不过是年轻时误入行,不知不觉地把环保做成了终身事业。

                          曲格平把中国第一代环保人比作堂吉诃德、玄奘和西西弗斯——和污染企业搏斗,去西方取经,把环保这块?#22872;?#25512;向山顶,?#20174;?#20687;个悲剧英雄。

                          而今,曲格平终于舒心展颜,我从事环保快五十年,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好的形势

                          1.jpg

                          曲格平虚岁九十了,身边的人都叫他老头儿。他不习惯也不?#19981;?#21035;人称他中国环保之父,他觉得这个称呼应该授予周恩来总理,周总理开启了中国环保之路,而自己不过是年轻时误入行,不知不觉地把环保做成了终身事业。

                          中国常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26410;?#34920;、首任国家环保局局长、全国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多个第一背后,他感慨:中国的环境问题根源在哪里,都知道,我只是知道得早了一点。

                          翻开长达十二卷的《曲格平文集》,那些读起来好像当下正在发生的事儿——和市长签署责任状、保护城市饮用水源、发动群众监督冒黑烟……早就写在1980年代的会议纪要里。

                          2.jpg

                          19851010日,全国城市环境保护工作会议在河南省洛阳市召开。图为时任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国家环保局局长曲格平及其他同志在会议期间一起商谈维护城市生态平衡,美化绿化城市环境的问题。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经?#23186;?#35774;大放异彩的时代,环保这点绿光被掩盖了,曲格平就像一个布道者,跟谁都敢辩论,被形容是敢说话,毫不掩饰,老是点人家名字讲问题

                          他拿过很多大?#20445;?#20294;从来不庆祝。环境形势在日益严峻,你还不断得?#20445;?#21710;呀,我心里特别难受。

                          若不是骨子里的乐观,曲格平不可能在这个误入的事业里呼喊一生。他把中国第一代环保人比作堂吉诃德、玄奘和西西弗斯——和污染企业搏斗,去西方取经,把环保这块?#22872;?#25512;向山顶,?#20174;?#20687;个悲剧英雄。

                          呼喊一?#26410;?#34987;冷落,还是给他的内心注入了悲观的底色,他总以自卑的语气说,我不是功臣,是罪人,我做环保期间,环境质量一天天在变坏。

                          而今,从顶层设计到公众觉醒,环保终于引来了史无前例的重视。曲格平终于舒心展颜,我从事环保快五十年,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好的形势。

                          耄耋之年,步履蹒跚,过往比当下记得更清楚,曲格平已经有点跟不上不断更新的环境动态。不过,他却希望行动再快一点,自己也就更乐观一点。

                          3.jpg

                          19831231-198417 第二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 图片来源:中国环境新闻

                          环保手中没权,相当于宣传队

                          南方周末:你切身感受到北京空气质量的改善吗?

                          曲格平:虽然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全国各地环保质量确实是发生了翻天的大变化。但还是有差距,国外哪有这么高的PM2.5浓度?

                          1987年,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在太原召开全国大气污染?#20048;?#20250;议?#20445;?#27745;染很严重。环保局有个同志告诉我,他骑车?#20064;?#21040;局里,在路上走半个多小?#20445;?#19981;戴眼镜,?#39029;?#24635;在迷眼,戴上眼镜,?#25104;?#23601;出现了两只熊猫眼,深色的裤子上能清清楚楚地写出字。

                          如今的太原,即使是穿了三五天的衬衣领子,也没有那时穿一个小时那么脏。这个成就真让我这样的老环保人,感到欣慰。

                          南方周末:对于最近的环保形势,有什么感受?

                          曲格平:中国环境根本问题在于国家的大政方针、发展方略。现在环境形势大局非常好,生态文明写入了宪法,生态环境部组建,中央还派出督察组,督察的做法和力度前所?#20174;校?#23500;有成效。

                          这些事一?#26410;?#32473;我带来惊喜,我感到振奋,鼓舞。从传统以污染治理为主体的环保,变为以生态文明建设为主体,这是我国环境保护的革命性变化,无论怎样评价这个变化的意义都不为过。我目前关注的就是怎样实现、做好这个转变。

                          南方周末:如?#38382;?#29616;转变?

                          曲格平:其他部委得一起参?#32772;?#25630;法律、地?#30465;?#36164;源的……光环境部不行,范围太小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哪个和环境没关系?但统一权不在环境部。环保这个事情,如果手中没有权力,相当于宣传队了。

                          对于生态环境工作,我最近有几点思考。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要学习和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同?#20445;?#35201;加快构建生态文明体系,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构建生态经济体系、人类命?#26031;?#21516;体。

                           “环保这块?#22872;?#26159;有生命的

                          南方周末:你曾经说自己是中国第一代环保人,是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现在还这么觉得吗?

                          曲格平:周总理高瞻远嘱,一再指出我们要避免重走发达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可是,我们还是走了边污染边治理、边破坏边修复的路子,以致环保部门在很长时间里工作很?#27426;?#22240;此,我才有西西弗斯反反复复向坡上推石头的感慨。

                          ?#23548;?#19978;,我们推的不是那个冰冷的、体积不变的?#22872;?#25105;们所推的环保是有生命的。而且它的体积越推越大,即使是在我们有挫败感的时候,环保也不是从原点上重新推起那块?#22872;?#32780;是由新的起点推向新的阶段。

                          有个省会城市环保局局长深有体会地说:环保是个神奇的领域,总在不断变化,不断自我革新,虽然干得很艰难,但是很有魅力,总是在慢慢?#24179;?/span>”

                          4.jpg

                          19884月,第七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批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成立独立的国家环境保护局,明确为国务院直属机构。在此之前,国家环境保护局归由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领导。图为时任国家环境保护局局长曲格平与环境新闻工作者在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门前留影。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南方周末:不惩治腐败要亡?#24809;?#22269;,不消除环境污染,不保护好生态环境,也要亡?#24809;?#22269;。你在2014年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过的这句话,现在还认同吗?

                          曲格平:还可以这么说。污染严重了亡?#24809;?#22269;,逼着百姓造反,工厂烧了砸了,激化矛盾。环境坏了,国民经济好不了。执政党要把环保当做大事,大幸,我国现在就是这样做的。

                          南方周末:马上就要90岁了,有什么心愿吗?

                          曲格平:我希望中央对环保的决心、措施坚持下去,永?#29615;?#26494;。

                          南方周末:这还是对环保工作的心愿。你个人有什么心?#25913;兀?/span>

                          曲格平:哎呀,给我的荣誉已经很多了,虽然现在心里对环境治理整体形势比较看好,我?#19981;?#26159;这样,从未感到我是个功臣。我家孩子问我,你怎么这么自卑?我说,不是谦虚,我知道自己的分量。

                          来源:南方周末

                          调查问卷 置顶
                          黑龙江十一选五